被查前找“大师”求救 不只一个官员

国内 图片

  原标题:被查前找“大师”求救,不只一个官员

  一名由党和国家委以重任的高级干部,心中信仰的对象应当是什么?按理说,这个问题应当不难回答。然而,一直以来,总有个别行为不端的干部,将“为人民服务”的信条抛诸脑后,甚至干出了不少荒唐事。

  近日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刊发专题文章,对这类问题进行了集中梳理,让我们看到了多名官员在这一领域的斑斑劣迹。


  在文章中,被列为头号反面典型的官员,就是去年被“双开”的安徽省滁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原书记、管委会原主任盛必龙。2019年9月,因为违反组织纪律、廉洁纪律、生活纪律,涉及权色、钱色交易,盛必龙受到了组织的严厉处分。然而,盛必龙的荒唐不仅体现在这些严重的违纪违法问题上,同时也体现在他在被查前后,对一名自称“陈教授”的“高人”的愚蠢盲信上。

  2018年,盛必龙为谋求职务调整,经人引荐在北京结识了号称在中央党校工作的“陈教授”。后经调查发现,“陈教授”实为无业人员程某(已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),他与盛必龙接触的目的,就是以帮助盛必龙买官为幌子诈骗钱财。盛必龙被蒙在鼓里,竟信以为真地将“陈教授”奉若上宾。

  不久后,“陈教授”便向盛必龙提出,他在北京买房缺钱,盛必龙遂向他人索要了200万元送给他。更滑稽的是,2019年3月,盛必龙察觉到组织在调查其违纪违法问题后,依然认为“陈教授”有门路,不仅拒绝向组织坦白问题,反而转向“陈教授”求救。骗子自然不会放过送上门的机会,于是再次要求盛必龙提供资金,愣是在盛必龙已经被调查的情况下,又从他手中捞走了60万元。

  对于盛必龙的种种违规行为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称其“利令智昏、慌不择路”,可谓十分精准。然而在现实中,被江湖骗子耍得团团转的党员干部,却不止是盛必龙一人。


  原北京市南水北调工程建设委员会办公室正局级巡视员曾繁新,便是其中一员。2017年底,原本担任北京市总工会党组书记、副主席的曾繁新,调任市南水北调工程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巡视员。面对职务调整,曾繁新没有正确面对,而是想向所谓的“大师”讨个说法。对方回应,“没问题,就是个过渡”。“大师”原本一句很随意的话,却让曾繁新吃了一颗定心丸。

 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内,曾繁新对这位“大师”的话都深信不疑。当然,曾繁新在其身上也花费不少。然而,信奉多年的“大师”最终不能为他“保驾护航”。正如他本人后来在接受审查调查时所言:“我最后一次发信息给他,我说,先生,市纪委监委近期在调查我,意思是您有什么高见。他回复我说,请放心,还来了个感叹号。我心想还放心呢,都啥时候了!”最终,曾繁新因涉嫌受贿被处以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并将接受法律的审判。

  事实上,不仅是文章提及到的这些官员,不少级别更高的“大老虎”,也曾拜倒在形形色色的“大师”脚下。其中,政商关系最广泛、“忽悠”功力最高的“大师”之一,就是一度引发广泛关注的气功师王林。王林自称用气功能做到空盆来蛇、轻功悬空提水行、空杯来酒、纸灰复原、凌空题辞等绝活,有多种了不起的的特异功能,为此,包括多名高官要人在内,许多名流都将王林奉为上宾。


  王林的“朋友圈”里,有不少令人印象深刻的名字。据报道,王林曾许诺给铁道部原部长刘志军弄一块“靠山石”,经他发功的“靠山石”,可以保其一辈子不倒。2013年7月,北京法院判处刘志军死刑,缓期二年执行,没收个人全部财产。原江西省政协副主席、省委统战部部长宋晨光也曾任用王林为高级顾问。宜春锦绣山庄一位前负责人透露,宋晨光在遇到官场事务甚至人事任免问题时,多与王林交流,甚至靠王林算卦提供依据。并数次叮嘱:若王大师前来山庄须以最高规格接待。2012年4月,法院判决认定宋晨光犯受贿罪,判处死刑,缓期二年执行,没收个人全部财产。

  这种党员干部“不信马列信鬼神”“不信组织信大师”的扭曲现象,一方面反映出了某些高级干部理想信念丧失、政治修养低下的问题,另一方面也与腐败犯罪行为如影随形。对此,国家还需为这些干部补足精神之钙,强化理想信念教育,同时对干部严加监管,如此才能让这些“大师”没有生存的空间。

  资料来源: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、安徽省纪委监委网站、新京报等

责任编辑:朱学森 SN240

来源:新浪网